【白菊舞见only!】【负债67龟甲MMD中】
文力残废的底边MMDer,挖坑以及拖坑
冷沼非主流up主,不舒服请叉页面
绝赞大量人设混乱中
(已辞职)丰后国审神者/渚轮区生存组合参谋/帝国图书馆特务司书/城娘柳川城主殿

【机翻】脑装置乐园

原文→脳仕掛けの楽園

本家亲自写的


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什么都不明白。

注意到的话,我就站在这里。然后,在眼前。

女性的头颅正在掉落。

新鲜的头颅。大概是刚才从身体中分离出来的吧。还流血了。

我慌慌张张地跑在那个脖子上,想把它带上去。然后。我没有左手。两只胳膊受伤了。不是以前的伤,现在是刚才发生的伤。从新鲜的肉里冒出骨头,滴着血。和这个头颅一样,我觉得有点奇怪。

那样的事怎样都无所谓。我立刻止血,暂时切断疼痛,关注眼前的人头。

用右手抓,没有左手的部分根据运转魔力固定。就这样利用运转魔力露出头盖,砍掉,摘除大脑。

快速设置在背上,能保持大脑新鲜的状态,如果能供给卡路里的话,处理就完成了。我终于感到了安心。

我怎么感到安心呢?这个行为到底是什么呢?为什么我把大脑从人的脖子上摘出来,保存下来了呢?

什么都不明白。

因为我没有所有的记忆。

不过,这一系列的行为也会成为线索吧。

被丧失记忆的人即使忘记了至今为止的人生道路,也不会忘记作为习惯的事物和语言等。哈哈哈。听的也好,都不记得在哪里听到的。

小插曲记忆和意义记得吗?那样的信息现在怎么样都可以吗?

即便如此,我还是冷静下来了。一般不是更慌张吗?如果失去记忆的话。

以什么为普通,也没有比较对象,也想不起来,不过我所持的“常识”这家伙应该是太冷静了吧。

因为在附近发现了像镜子一样的东西,所以试着接近。是一个破碎的镜子。碎了的不仅仅是镜子,就像这个家整体。

先看一下自己的姿态,发现自己是美少女。

哦!真是太可怕了。我觉得这个世界上的脸都很好。

啊,是吗?这不是什么意思啊。这是我喜欢的脸。失去原来记忆之前的东西。

那是真的。不知道从别人那里看是否喜欢。

仔细一看,头发上有大的虫子的发饰。这是什么?为什么这么巨大的船虫

手很快就停了,那手就停了。这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东西。不想摘下来。希望你一直在我身边。虽然是装饰物,却想要在旁边。哈哈哈。

还有衣服也太过分了。破烂烂了。皮肤多露,血腥。下半身是不是都是完全裸露。他在战斗吗?我的胳膊也快掉了,恐怕是这样吧。

……不,不一样的,这件衣服。虽然是破烂不堪,但那只是上半身。下半身伤也少。是从一开始就开始露出下半身的吗?这是一种曝光狂吗?是啊。我的信息增加了一个。完全没用。

这里是自己的家,换衣服的途中也有可能,但是暴露出来的人很好地来了。也就是说是这样的事吧。所以说什么呢。

从破烂的房子里出来。一望无际,全是废墟。而且全部都是新鲜的废墟。还有很多新鲜的新鲜尸体。

总之,我决定尽可能在保存容量的允许中收集大脑。

发现了父子尸体,胸部惨痛。他也有与人一样的伦理观吧。可以把大脑摘出来笑。而且是露出狂的习惯。

不,这是比别人更厉害吧。很奇怪。眼泪停不下来。

为什么呢?为什么流不住眼泪呢?这个尸体被心灵刺痛了。

父亲是为了保护儿子而死去的吧。因为是庇护的样子,一起去世了。胸前开着一个大洞。

母亲怎么了?孩子没有兄弟吗?怎么也不去找远方有亲近的亲戚啊。因为他们死了,没有人伤心吧。大家都很好地去了天堂啊。

越想越是这样。并不是只有这个父子的话。周围都是尸体。这具尸体的人,还没有生存的亲近的人。

我呕吐了出来,当场吐出了胃的内容物。没什么了不起的东西。简朴的饭菜。消化的程度在推进,还是不能推测内容。如果可以的话,可能会有人知道我的饮食生活。

再次关注尸体。或许是因为是民间人吧,即使不破坏脑也会杀人。军人只要有大脑就可以生存下去…。所以要好好地破坏大脑,或者创造出空隙,不要用思念魔力来掩饰。

纠缠着的父子的身影,是以前在哪里看到的,让人联想到恐龙的化石。一边在这样的风中意识到,一边把眼睛放在孩子的尸体上,一边摘掉大脑。

保存容量很快就满了。那么说来是四个吗?能容纳在背上的大脑。

尸体还有很多。我想那个父子悄悄地睡好了吧。已经很晚了。

至少为了补偿,摘出的大脑有效地利用吧。你的大脑怎么用呢,现在想不起来了,不久就知道了。

这应该是身边的记忆。我觉得那样。

如果说想起的话,我的名字是什么呢……。确实……嗯……啊,不行。想不起来。

先把回忆起的‘し’和‘え’来命名为钙吧。如果好好地想起来的话,变更一下就好了。

在这个非现实的情景面前,我的感情会麻痹了吗?直到刚才还感到了戏剧性的悲伤,现在却变的平和了。也许只是因为不看。

我觉得有不得不想起的记忆。

我觉得有不可回忆的记忆。

但是,这件事现在怎么都行。有点累了。是的。我累了。所以思考也变得杂乱无章。

接下来该怎么办呢?看着这满是尸体的废墟,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。

是啊。今后怎么办,适当地走,思考一下就好。

幸好大脑也很多。总会有办法的。

这是什么地方,是什么样的国家,是什么样的世界呢,我自己也什么都不懂。走到另一个地方就可以抓住线索了。

一边走着,一边想着国家和世界之类的事情是知道的吗?

我露出了一点干笑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白菊only-七夕楼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