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白菊舞见only!】【负债67龟甲MMD中】
文力残废的底边MMDer,挖坑以及拖坑
冷沼非主流up主,不舒服请叉页面
绝赞大量人设混乱中
(已辞职)丰后国审神者/渚轮区生存组合参谋/帝国图书馆特务司书/城娘柳川城主殿

【机翻】脑装置乐园

原文→脳仕掛けの楽園

本家亲自写的


前文

一边露出讨厌的表情一边交往,铷那家伙啊。

最初不擅长的思念魔力也会提高,表情也会变好。随着运动的变化,头后面的蝴蝶的发饰也会摇晃。很可爱。好像是和船虫一样的虫子。很可爱。

本来是被树脂包着的动脑,表面上有立体影像,看起来像是做着表情的样子。在周围人的大脑中能看到的样子,会有思念的魔力。

思念魔力。根据地方的不同,被称为念力的这个魔力,是基本的2大魔力之一。丢失了记忆之后的事情也已经知道了,这是染上生活的知识吧。

能做的事是向其他对象的大脑传送信息的事。如果对方不拒绝的话,互相对话,共享记忆的影像,也可以看到想看的图像。因为现在铷所做的表情的伪装,“我想这样看”,因为用思念魔力把铷所想的影像给周围人送去了。

另外,军人也可以利用多个大脑提高魔力的运算力,强制地转移信息,或者将对方的人格等必要信息破坏。这也是我收集脑的原因之一。嘛,这个又追上了。

顺便说一下,另一个2大魔力,工作魔力也被称为念动力,是移动周围物体的魔力。无论哪个都使用的话会消耗很多的卡路里。

另外,关于铷的思念魔力,在浪费卡路里的情况下,以前深入地说:“钙也没有浪费的暴露啊!我是个普通的女孩子,脸都很可爱!!!”被吐槽了。把我的癖好交给对方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“那么首先在日记里最初写的文章“看来我的记忆只能持续一个月了”。

“在那里吗?”

“有啊。最重要的东西”

日记查询。这个习惯是2周进行一次,记忆只持续一个月的我等2人的共同作业。

在以前到达的前面的街道过了一段时间,发现了铷只持续一个月的记忆。和我相遇之前的记忆完全没有。

我在与铷相遇的瞬间,以前的记忆都没有了,所以没有实感,但是铷和我同一心同体。也许我的记忆只有一个月的可能性很高,所以现在就慌慌张张地开始写日记了。

虽然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日记,但是朗读后确认是重要的共同事项。一个人阅读之后的个人感情等令人害羞的日记。

而且果然还是和铷一样,一个月前的事情都是会忘记的记忆结构。小鬼。

啊,先写日记的话,即使失去了一个月前的记忆,在那之前有什么是作为信息进入的。每天写日记,用充裕的时间好好读一次,可以把过去的信息全部输入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文章的量会变得越来越庞大,所以不需要的信息是想削减的。和刚才的锌的对话。

我和铷的查询还在继续。

“遇见的是钙在我等居住的街道上和グーバスクロ兵战斗的场景吧。强烈的记忆的是在钙的头皮和头盖骨拉,被容纳在背上的时候的事。因为……”

“不要从突然的场面来……之后从铷得到了很多国家和世界的信息,所以我得救了。现在就这样活下去了”

“谢谢”

“哈哈”

幸运的是握着我命运的小可动式脑酱,铷是非常合得来的,是一个很容易亲近的孩子。我等不能离开。所以在一起很轻松的对方是最幸运的。

从铷方面是怎么想的呢。

“我知道我的记忆已经消失了,所以我就慌慌张张地开始写日记了。”

“那。我着急地写着。我好像一下子就把自己知道的信息一口气写出来了。”

我的大脑好像已经坏了。运动器官的部位和反射神经是活着的,但掌管人格和记忆的部位完全死了,本来是植物人。

拯救了那个的是铷。

在铷说的话,是拯救了自己的事。

铷的脑中收纳了铷自身和2人的人格和记忆,铷以思念魔力的魔力进行了对接,暂时地种下了我的人格和记忆。

因为思念魔力和运转魔力也有有效的范围,所以从铷离开一定程度的话,就好像会倒在那里死了。范围大概是10米左右吧。因为很恐怖,所以没试。

那么,为什么我的人格和记忆在铷的大脑里呢?

“好像要救了啊。感谢您的帮助。”

“我是军人,我”

“是的。我们的街道被攻击,亲近的人们渐渐死去……在那样的情况下,钙是守护着我们而战斗的。”

“呵呵”

“特别是人事……嘛,即便如此,敌人的数量也很多。我也被杀的时候,钙也会保护我。结果,我的头离开了我的脖子,钙好像也没有左手了。”

现在这个场景已经没有互相记得了,在我的日记的第一页上写着,眼前有一个头,没有自己的左手,没有记忆就拆掉了自己的头颅,保护了大脑。那头颅是铷。

“在保护我的时候,钙是受到了什么攻击的吗?”啊,我觉得这都是要死的我,把钙的脑抽取出来复制人格,保存在我的脑中。记忆的复印件是…好像做不到呢。

“对初次见面的士兵做那样的事是很正常的。只有自己活下去就好了。

这样的话,如果能创造出铷的亲近的人就好了吧。应该会有吧。因为我住在那座城市。不是什么东西,是亲近的人

“没有记在日记里的个人感想。那上次的日记查询也说了同样的话啊!还记得哦,我!!

“大概在接下来的日记查询中,一直说下去”

“哇,哇!说回来,因为我想保护我们。结果我也被解雇了,死的程度的话就要救这个人了。”

“虽然不是军人,却经常使用魔力……”

“火灾场的笨蛋魔力是家伙。写着。我也吓了一跳。”

最近,能够很好地使用思念魔力的铷,在思念魔力中也进行了相当难的对接。火灾场的笨蛋魔力。人陷入困境的话,能发挥出肌肉力量和魔力的重音,能发挥出不容易的力量。由此,阿尔比把本来不可能的他人的人格和记忆的复印做出来了。记忆好像差不多都失败了。

但是,在火灾场状态下过度使用力的话,身体和大脑都会造成伤害。以前,我们一个月只剩下一个月的记忆,这恐怕是当时笨蛋魔力的后遗症吧。以前检查了我脑的医生说了。

回到街上的话题,铷说的话总觉得自己生活的街道上是敌国的グーバスクロ狂战士攻来了。街上的人都被杀了,到达的军人虽然被赶走了,但他也破坏了大脑的致命伤。铷虽然处于生头状态,但在瞬时的判断下,就复制了我的人的人格,移动了我。

然后动了的我偶然按照顺序保护了眼前的头盖骨。在铷的角度看来,似乎是失去了生气的样子,但结果还是拯救了铷的生命。

但是他是军人…不由得相信。我只能相信铷,但我不太自觉。我觉得我更像是用自己个人感情来行动的人。和军人的印象是很远的。

刚才在铷也被冲进了,衣服也是这样的。虽然在现在的生活中没有问题,但从事军队的时候是不一样的。但是,失去记忆的那一天,我好像和现在的样子很像。这一带也要搬家。

关于这个国家的军队,虽然没有详细的调查,但这是一个很随便的集体。那是因为人手不足,不能统一纪律和服装,就马上采用能战斗的人吗?

话说回来,除了铷以外,我们还收获了一些大脑。但是死后不久,人格信息就全灭了。在运算中也几乎没有使用。

如果早点回收的话,也会有活着的大脑吧。也要把它还给某人……不,在那个城市好像死了很多人。一个人活下去也会是地狱吧。我觉得这个结果是很好的。

偶然害怕。各种各样的偶然重叠在一起,紧紧相连着生命。

虽然说铷是很感谢的,但真的是这样吗?结果街人没有得到帮助,铷现在也是记忆障碍,这样的感觉。

当时的铷说:“虽然很寂寞,但是街上人的事只知道日记的信息,所以没关系”。现在才是最重要的。

是那样的东西吗?对死者的思念,会与记忆一起消失吧。

我认为铷是积极的。但是,实际上铷的记忆已经没有了,真是太幸运了。我不能忍受。我觉得那样。一起生活的家人、朋友,说不定的恋人。大家都死了只剩下自己了。

一边和铷一起生活,一边总是想。为什么进入军队变成了士兵呢?为什么去防卫铷的街道呢?只有一个人。刚才也想到了,好像要看军队的这个家伙。

假设在失去记忆之前,有一个重要的人。那个人因为グーバニアン而死去。然后,我要成为军人,来复仇…

我觉得有不可回忆的记忆。

现在要考虑考虑。真的,我感觉到了无法挽回的记忆。如果想起那个记忆的话,我就不会被吓到了。

但是,如果不想起那个记忆的话。如果那是失去亲近的人的记忆的话。能为那个人着想的人会减少吧。

一直陷入消极的思考的时候,看到了我等居住的设施。大家都饿了,跟铷的对话暂且不说了。日记查询又在饭后。

“现在”

虽然有各种各样的地方,但是找到的地方真是太好了。

这里是目前居住的房屋,是一个被オーバークロック士兵和グーバスクロ兵攻击导致脑障碍的脑障碍患者居住的共同设施。

听说这样的设施近年不断有增加的倾向。

战争的伤痕,并不是只留下来我们的。

评论

© 白菊only-七夕楼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