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白菊舞见only!】【负债67龟甲MMD中】
文力残废的底边MMDer,挖坑以及拖坑
冷沼非主流up主,不舒服请叉页面
绝赞大量人设混乱中
(已辞职)丰后国审神者/渚轮区生存组合参谋/帝国图书馆特务司书/城娘柳川城主殿

【机翻】脑装置乐园

正直地变成蓝色。铷也这样,不开口。虽然没有嘴。

由于战争,我们好像遭受了损失。这正是刚才的影像般的情景吧。在看到那样的东西之后,让人情绪高涨的人是不可能的。

“Hi!!钙!那个很棒的义手,不会更漂亮!?”

“别把和白天一样的问答进来了!!”

对郁郁的思考的样子,受到郁郁的问候。

“现在在新闻上看到了,附近好像有战斗,这几天这个地区一带应该会有防卫强化的!赚钱的时候!钙酱把仓库里的R2-cc有很多人来店里!”

“哎!”

オーデクス是附近的地区吗?土地直觉还没有被养活,很为难。我自己也觉得,因为有了5年,所以要记住,但是每一个月忘记的话,这样的信息每次不读日记就无法进货。我觉得学习不固定在大脑里,真是让人觉得很累。

但是,附近吗?オーデクス。虽然这附近有很多开发武器和开发零件的企业,但是我理解了。新闻主播所说的避难的准备、不开玩笑的话比较好。

“你在做什么呢!?你看,工作吧!!”

在那种危险的情况下,锌总是疯狂地打招呼。没有吗?担心自己的安全。

如果你想了,我就从锌把什么东西交给了他。用树脂涂层的新鲜的脑汁。

“那就给你吧”

“!?”

由于过分的冲击,我怀疑了耳朵。手头上的这个是克隆脑。用克隆人做,然后摘除的大脑,没有自我的纯粹的运算强化用的装置。

使用各种魔力的话会造成大脑负担,过度使用的话会成为像我这样的症状的情况很多。能减轻那个的就是这个克隆脑。

在魔力使用时使用卡路里,但是如果把运算交给这个克隆脑的话,自己的大脑不会受到伤害,可以安全地使用魔力。和自己的大脑一起使用的话,可以使用比一个人更强大的魔力。

而且这个克隆脑的价格很贵。

“为什么把这个放在我身上!?”

“好像很危险呢?这一带。所以请护身!用那个克隆脑经常使用微妙的运转魔力来推动周围的空气。如果发生什么事情的话,把那种空气固定在空间里的话,就会成为强大的盾。如果这样做的话,大脑就要超重了,如果能保护一次的话,以后可能会有什么办法啊!”

“不,但是这太贵了……”

“一直在工作的感谢啊~”

心里很热。那家伙,是这么好的家伙吗?对不起说了乌贼啦。

老实说,因为锌是人体改造机械迷。虽然很感谢,但也有和变态的兴趣交往过的感觉。但是好像不一样。锌担心我们的事情。你在看什么样的眼睛呢?

“哇,小钙和铷酱死了,真讨厌。”

锌嘟哝不可相信的话语。和平时不同的情绪很低的声音。用认真的声音。

“你们好像只记得一个月了,我已经在一起工作了3年了。

这家店为什么雇个打工,马上就辞职,一起说话很高兴。

“锌…”

“这是三个女子。像女子会一样很开心哦!

对不起,今天第一次知道性别。日记也没有写,真的。因为外表完全只是一个机器人。音的音调是中性的,语调也很奇怪,不知道吗?我也觉得。

“以后看这个”

锌指自己的头。那里加上了红萤的发饰。对虫子的名字很熟悉的我。这也是我原来的记忆吗?

“我想和钙们一起去吧!怎么样??”

很快就听到了。平时觉得很可怜的那种动作,现在也觉得很好笑。我很高兴。

“很适合你!”

“我做了!!”

锌高兴地抚摸着头发。像女子会一样很开心的锌。感觉3人的联系增加了。

“真的是从中午开始戴着的,没能让人注意到,所以就这样了。”对了对了!虽然回来了,但要维持那个克隆脑的话,和铷一样需要培养液。那要好好赚就买吧!Hi!工作!”

“喂,花!!”

虽然和冲击的告白一样,但工作已经开始了。由于现在的交换,我中的锌股票急速上升,所以如果要尽快报恩的话,我就干劲十足地开始工作。

总觉得我是原军人吧,好像对武器相关很熟悉。因此在这家店很方便。

在锌把这个武器放在店前,防卫商品在收银台前被各种指示,我很忙地在店内奔跑。因为知道武器和防具的型号,所以这个交换很顺利。

但是卖武器的摊子。我觉得这是个很热闹的国家。不对吗?这是一个险恶的时代。

“因为アト可能会来很多订单,所以现在不生产很多。”

在发言的同时,锌在店里面的蒸汽驱动式工业机械和工作魔力不断地开始制作枪器。

是不是在写文章的时候,今天很少见,连我也不跟铷混在一起。这是幸运…想起了刚才的温暖的交换。反省反省。今后也要好好地应对缠绕。大概,连那个沙沙的缠绕都能感受到幸福的时光吧。从现在开始。

如果有这样的想法的话,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枪支已经做好了。

如果想那么用运转魔力,脑的负担不要紧的话,店的角落里放着大量的克隆脑和培养液。那么高的大脑……真的是赚钱啊。如果只是那样的话,运算能力和持久力也完全没有问题吧。即使给我一个,也有多余的量。不是做服务器吗?

拿了1个很难,看了就会感到后悔,所以去了店。不愧是现在的新闻,突然来店里买武器防具的家伙很少,让我们暂时拖拖拉拉。越来越忙碌了吧。这样想的话。

“打扰了”

“好烦啊”

很快就用兴奋的声音应对了。这个要反省的话。今天反省很多啊。

进入店里的时候站着穿着军服的青年。

那个,脸,…。

!!!?!???!?!!!?!??

心脏突然跳出来的感觉在身体上奔跑。这是什么!?脸吗??是客人的脸吗??

看的话,客人的脸都是我喜欢的帅哥。所以我会感激你的心脏吗?

仔细一看,头上也戴着蟑螂的发饰。非常偶然!!兴趣也会见面!!跟我差不多了吧!

啊,恋爱!?恋爱的这个!!?我是军人吧?虽然有军人的样子很坚固,但是看着脸上一见钟情的我!?

即使是看日记,在最近一个月的记忆中,我也觉得这是一个很干爽的家伙啊!?

在被自己隐藏的真面目受到打击的之前,某个直觉过了头。

我是原军人。客人是军服。我丧失了记忆。然后这胸口的响声…难道,认识的,可能性,…!

“啊,那个!”

“你没有和我见面吗?”

刚才被问了我想问的问题。头脑中是“?”满足。

“诶……啊……”

“怎么样?”

“啊,不,不。不知道……

“不明白吗?”

“我丧失记忆……你在哪里?”

“记忆丧失……。不,只是有见过的感觉而已。并不是正确地知道。”

不,这是很有眼光的。确实。虽然对方认识不多,但我确实有。这颗心的高鸣明显是对这个客人个人的感情。恐怕是恋爱和爱情之类的。

虫子的头发装饰也很奇怪。也许是我模仿了他。

“顺便说一下”

客人摆了些什么话题,但是头脑混乱不顺利。

这是什么?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好的感情感到困惑,但是不想错过这个相遇,我要发出声音。

轰!!!!!!!!!!!!!!!!!!

从店外传来了刺痛的爆炸声。接着冲击。地震吗?但是地震的话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吧。冲击之后来也很奇怪。

刚才的客人在商店外面看。那个方向,有我们的设施,在方向上。

“谎言……”

背上的铷发出声音。我不停地默默地看着那个情景。

我们住的设施附近一带的街道在燃烧的火焰中。


评论

© 白菊only-七夕楼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