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白菊舞见only!】【负债67龟甲MMD中】
文力残废的底边MMDer,挖坑以及拖坑
冷沼非主流up主,不舒服请叉页面
绝赞大量人设混乱中
(已辞职)丰后国审神者/渚轮区生存组合参谋/帝国图书馆特务司书/城娘柳川城主殿

【机翻】脑装置乐园

我觉得被铷反对了。

为什么呢?是因为有生命危险吗?那个能理解。但是这次,我有记忆的线索。那么铷的好处就少了吧。不算少吗?对铷来说,这不是必要的事情。

但是这次我想去。不只是想知道你的记忆,我想和旁边的人在一起。为了复仇而燃烧,在积蓄眼泪的眼睛里,我完全被人迷住了。是一样的人的气味。

而且,现在我也不知道我喜欢镁的理由。对面是一个可能知道的程度。在ソマージュ的时候可能会明白,但是我想知道这个心情的由来。

这样排列的地方,都会注意到自己的情况。这就要好好的交涉,必须接受。只因为个人的情况,不能带上诶。

我想跟铷说一声,那个箭头。

轰!!!!!!!!!!!

从别的地方传来了与刚才相似的声音。

……是骗人的吧?一次就没有了……他们……。

不,这次不是第1次了。听说在新闻里看到的ニュース离这里很近。对面的恐怖袭击只是没有使用炸弹,地方和时间都很近。

“第三件是恐怖事件……”

镁也惊愕地睁开眼睛。

“去!镁!”

总之,我们朝着爆炸的方向跑了起来。那个方向,那个方向…

这不是一个坏梦吗?是啊。常有的吧?看了不好的梦,突然睁开眼睛。而且,我觉得梦想很好。不好的梦就越是不好的梦,那种安心感很大。如果是对亲近的人有不幸的梦的话,起床后就要拥抱那个人。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。然后我决心要比以前更珍惜。和那个人的羁绊。

所以啊。这是梦,我起来了,就起来了……锌……更重要的……

发生爆炸的地方,是离锌武器商店没有那么远的地方。锌的店被卷入,看也变成了不残余的样子。

但是,在看到这个情景之前,我坚信锌是平安的。因为有那么大的大脑。我要把它交给我一个保护身,如果有一点能保护自己的话,只要有那个就没有任何问题,每个店都能保护自己。即使是由于一些工作花费太多负荷而不能使用,也能保护自己的身体。

但是,在那个地方,零件被破坏了,重要的自己的大脑也被破坏了。

这是多么的冲击啊。手脚都有一千块,头部没有了。我想让大家齐聚一堂,连红萤的发饰也看不见。

是商店坏了的碎片吗?生锈的铁管道刺进了大脑。被卷入爆炸事故,运气不好……这样的风貌。

我试着看了店的里面。克隆脑全部都被使用了就不行了。

笨蛋啊。都是用工作用的吗?我会给你用护身用的,没有自己的部分吗。

“啊,错了,用护身用的也用了”这样的说法浮现在眼前。或者说不定也没有考虑到自己的护身。因为那家伙是个坏家伙。

“锌……”

把她的脑抬起来。拉着的碎片掉了,一部分锌掉在地上。

“锌……”

崩塌的大脑,非常可爱。抱着的手在培养液和锌的脑中被弄脏也没关系,我抱着的手。

“啊啊……”啊啊啊!

一个月后我也觉得很厉害。我以为一个月后会来。听了锌的沙沙缠绕,虽然觉得很郁郁,但也会有很可爱的人在那里。但是,不来那样的未来。

死了,死了。如果死了的话,就再也无法挽回了。我再也不能说了。听不到声音。不能见面。

他又被剩下了。被遗留下来的人,想再一次见到死者,抱着绝对不能实现的愿望,继续活下去。

我想已经不想失去了。所以我为了守护而战斗着。我又失去了。

感情变得乱七八糟。现在的想法也混杂在一起的想法,也没有冷静分析的力量。我只是抱着锌哭着。

“如果我也有手的话,就可以抱着锌了吗?”

铷突然嘟囔着。用思念魔力造成的影像消失,看到了树脂涂层的大脑。要做悲伤的脸的话,也不会有操纵魔力的余地吧。

用思念来反映悲伤的表情,是因为悲伤而向外面的状态。在心里乱糟糟的时候,在铷没有掩饰外表的精神吧。

用四条腿移动的铷没有手。所以不能像往常一样抱着锌。他把锌子带到铷前,“如果用铷的魔力浮起来,那就和铷抱着一样了吧?”什么……说吧。

不管做什么都不回来。这些行为只能让人安心。但是,我想好好珍惜锌,像女会一样说开心的话,我也会很高兴的。但是,那个想法已经无法传达给我了…。

“我和铷酱死了,真讨厌啊”

那个时候,锌这么说的时候,为什么我没回答呢。不管怎么说,我都不想死。不知道是喜欢的吧。

如果能再回复会话的话就好了。如果你更认真地听我说的话就好了。如果能在更长的时间里在一起就好了。工作之后,也可以从茶馆开始喝茶吗?即使有被邀请的事,我总是马上就回去了。

(在哪里喝了茶啊。明明没有胃和口)

这样的吐槽,我再也做不到了。

只有后悔一直在脑海中旋转。交流,只有活的人才能做。现在想想,一切都已经晚了。如果后悔的话,为什么没有在锌活着。为什么要珍惜锌一天一天的时间。

“要升葬”

陷入了这样的循环的想法的时候,镁开了口。

“升葬……”

头很乱,只能复唱。朝着镁的方向,他的脸上露出了愤怒和悲伤的复杂表情。

你会伤心吗?为了不认识的锌。

你会生气吗?这是他们杀人的家伙。

“只要看,大概这个人就是虔诚的マキニト。在他们的礼仪上,你会慢慢地升葬,这是对这个人的悼念吧。”

也许是因为从外表看不懂性别,镁也不说他是女朋友。

“マキニト…?”

铷发表疑问。这是我不知道的名称。

“マキナヴィス人民是信仰的宗教,脑神教徒的总称。”

“宗教?”

“マキナヴィス你知道国家是共和国吗?”如果说为什么在共和国的话,原来是宗教。”

镁慢慢地说。

“原来是?”

“现在不一样了吧。マキナヴィス和グーバスクロ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我也对历史不熟悉。因为信仰的宗教的差异而发生了战争,听说成为了现在的两个大国。

是常有的话吧?镁耸起肩膀。因为我们的历史等世界形势的记忆完全消失了,所以不知道这是常有的话。

在镁说的时候,マキナヴィス信仰了大脑。相信大脑是所有生命力的源泉,我相信脑小偷是与神相连的内脏器官。

实际上,所有生命力的来源都放在这里,似乎是魔力的源泉。在这之后科学的发展中掌管魔力的脏器是大脑的时候,マキナヴィス的国民似乎是一个节日骚动。

“果然我们没有错!”大脑是与神相连的崇高部位!如果把多余的部位删掉的话,就能接近神了!”

据说是某个时代的マキニト的伟大先生的一句话。

有魔力的话,即使没有手脚,东西也会被动,即使没有嘴也能传递思念。可以振动空气,发出声音。即使没有耳朵,也能感受到空气的波浪,即使没有眼睛,只要能读取周围的光就好了。也就是说,只要有大脑就好了吗?

虔诚的マキニト只留下了大脑,除此之外又成了机器的身体。只将脑中所需的能量塞进的培养液作为饮食,身体的控制、发声、视觉、听觉、触觉全部都是用魔力来补充的。是的。正是这样。

另外,グーバスクロ是相反的,是信仰肉体的。大脑重要的是和マキニト一样,因为大脑是有机物,所以想要信仰有机物。结果,虔诚的グーバニアン用肉改造自己的身体,看起来像是一个狂士兵一样。

……锌是マキニト吗?在与3年的锌的对话中,没有关于宗教的话题……。因为觉得锌很郁闷,所以没有在日记里记载。如果再写更多的话就好了。因为我已经不能听了。

“升葬的方法是……确实将大脑放在了接近天的位置,看到了自然和腐败。周围用运转魔力制造空气的墙壁,防止微生物以外的侵入。如果腐败变成土的话,可能会被上天召唤。听说即使在气候关系中成为木乃伊也是同样的对待。”

我只知道这个升葬法。是在新闻上看到的吧。是国家的重要人物,勇敢的士兵去世时取得了这个方法。我觉得这是个奇怪的葬礼,所以写在日记里了。一般人都是火葬,埋在土里。

“即使不是这个人是マキニト,这个升葬是主流的,是很费劲的有难度的方法。也需要时间,现在是战争中的理由,除了一部分的大人物以外也不怎么做。看了一点一点地被上天召唤的样子,我每天都在祈祷着怀念死者的人们的旅途愉快。”

“你能把那个做给你吗?”

“我不是和尚,所以不懂详细的做法……如果你知道的话,我可以告诉你。”

我和铷就一直被镁教,把锌的脑部从树脂中取出,把脏的地方干净地洗干净,连掉下来的脑也尽可能地收集起来。然后。放在锌店的烟囱里。

虽然不是在这条街上最贵的烟囱,但总觉得自己的家很好。附近的其他烟囱现在不喷烟,说不定还会再运转。但是锌的烟囱已经不会动了。

“因为那个爆炸,店也被吹飞了,但是只剩下烟囱才好……这不是神给锌留下的地方吗?”

镁发出温柔的话语。不知道有无神。也不知道有无天国。我想如果有的话就好了。向天国升起来了…那里一定是个非常棒的地方。

“有啊。天堂啊!”

背上的铷嘟囔着。声音中出来了吧,我的想法。是啊。有啊。总有一天我也会去,你就等着吧。锌。

到大脑腐烂为止不到一个月,我们每天都会抬头仰望烟囱,一直思念着锌。

……那时候,我的记忆已经只是一点点的记忆了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白菊only-七夕楼° | Powered by LOFTER